日本蛙人疑侦查中国军舰 媒体:中国给日本面子

时间:2019-10-02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今天和环环(ID:huanqiu-com)联系,惊闻日本潜水员在吉布提接近中国军舰,并遭到我方驱逐的事件,令人忍不住深切关注。

  根据我方报道,在吉布提基地,当时停泊着我国衡阳号和玉林号导弹驱逐舰,以及微山湖号补给舰。

  发生这样的事情,估计大家的第一个问题便是– 日本的潜水员接近我们的军舰,意欲何为呢?

  在历史上曾发生过类似的事件。1956年4月,赫鲁晓夫乘奥尔忠尼启则号巡洋舰访问英国,结果该舰在朴次茅斯港停泊期间,遭到了神秘潜水员的骚扰。苏军发现有潜水员接近军舰并向英方提出了抗议。

  奥尔忠尼启则号属于当时苏联最先进的斯维尔德洛夫级巡洋舰,它的速度很快,但靠码头却十分灵活,让英国人感到很惊讶,认为其水下可能安装有某种特别的设备(几十年后证明英国人是对的,这艘巡洋舰的首部两侧各有一个专门帮助转向用的辅助推进器),因此之前便曾在该舰访问的时候试图在其舰底安装照相装置,结果被发现。

  有了前车之鉴,这次出现神秘潜水员,苏方便直指英方进行间谍行为。舆论为之哗然,十天以后,英国海军部发表声明:“海军退役中校克拉布在试验水下仪器时失踪,认为其已经死亡。”

  苏方对此很不满意,对英方提出了正式抗议,而英方则装聋作哑,最终事件不了了之。

  据推测,克拉布是接受英国情报机构的雇佣,试图探察苏联巡洋舰的水下秘密时暴露,才引出此后的一系列事件。

  美国的潜水员也干过类似的事情。他们曾偷到苏联潜艇上的消声瓦,并因此更充分地了解其降噪能力。

  以此类推,这一次的吉布提事件,日方未必没有试图从水下了解中国战舰的意图。近来中国的新型海军舰艇,在建造期间便往往被网友曝光。但耐人寻味的是,几乎所有“曝光”照片都是军舰的上层建筑和舰体,军舰水下部分的情况,对外军而言,似乎还是一个谜。而且,衡阳舰和玉林舰,都是日本方面很重视的中方主力战舰。

  不过,就此作出结论还为时尚早。衡阳舰和玉林舰属于已经服役超过十年的054A江凯级护卫舰,最近也没听说进行过什么特别的改装。它们的技术水平在日新月异的中国海军中已经不是最先进的了。

  专门针对两舰的某种水下技术下手确有可能,但还有一种可能,便是借此了解中方基地和舰艇的安保系统。

  这种探索在军事上很有价值,在印度支那战场上,越南的潜水员便是弄清了芽庄港美军的设防情况,从而巧妙地进入港中,用定时水雷将美军卡德号航空母舰炸得坐沉海底,取得了二战后潜水员的最高战果。

  吉布提是我国海军在海外的新基地,扼红海出口,地理位置十分重要。如果在平时了解我方港口保卫措施的虚实,真正到“有事”的时候,哪怕是卖情报都能卖个好价钱。

  还有一种可能是在我基地内撒布传感器或其他侦听设备,用于随时监控我方港内舰只动向,收集水声信息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日本潜水员在二战中取得的最大战绩,恰恰发生在非洲。1942年5月31日,日本四名潜水员操纵两艘“甲标的”袖珍潜艇,在伊10和伊16两条母艇的支持下,潜入马达加斯加岛的迪耶果-苏亚雷斯军港,击沉油轮英国精神号,重创战列舰拉米雷斯号,其中两名潜水员还在登陆后和当地军警发生了战斗。

  它的艇员在艇上不着潜水服,属于一种“干”式袭击武器(意大利等国使用的类似武器则由潜水员着蛙人服装操控,是“湿”式的)。由于技术的限制,它的作用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,但在马达加斯加岛的战斗中,一枚它发射的鱼雷击中了拉米雷斯号的前部,使它首部遭到重创。

  观看战例,让人感叹历史的呼吸无处不在。也让今人不得不多加警醒,水下从来不是个安宁的地方。

  在朴次茅斯发生的那次奥尔忠尼启则号事件中,英国的那位007式的潜水员克拉布再也没有回来。半年以后,在水下发现了他的无头尸体,推测,他很可能是不甘心失败,再次对苏联军舰进行侦测时遭遇了执行保卫任务的苏联潜水员,在格斗中被杀。

  卡德号事件发生后,美军也增强了水下保卫工作,并雇用了一批特殊的“潜水兵”– 他们训练了一批头部顶有毒针的海豚来保护军港。训练的方式是在水池中丢入塑料制成的潜水员模型,海豚会因为本能去顶撞他们,并因此获得食物奖励而增强这种动作,执行任务时只要把毒针套在海豚的头上便可以了。

  由于这种水下能力超强的“潜水兵”存在,在印度支那的战争中,此后曾有多次试图袭击美军军舰的潜水员尸体被发现,被刺的潜水员会涨成一个球,惨不忍睹。

  不过,俄罗斯的档案中记载,也有苏联潜水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杀掉这种“毒海豚”的战例。

  总的来说,试图进行侦察和其他水下任务的潜水员,因为自身防御能力,航程,体力等方面的制限,在技术对等的条件下,面对有组织的防御通常较为脆弱。即便是日本甲标的那样的武器,在使用中也常常出现全军覆没,无一生还的情况。电视剧版“山楂树”三大质疑:被批“中年苦恋”

  说中国的潜水兵素质优良,不仅因为我国自建国以来在这一领域的科研颇有建树,更主要的是因为这是一支久经实战考验的队伍。拿日本海上自卫队进行对比,传统上他们最好的潜水员队伍是其“水中处分队”(Explosive Ordnance Disposal Unit, EOD),成员大多毕业于海自第一术科学校,还通常要到美国进修EOD课程。但他们执行的极端任务也不过是处理水中爆炸物,正常要求潜深为25米。而中国的潜水兵除了调查跃进号这样的常规任务外,还多次成功地执行战斗任务,如在珍宝岛战斗中打捞沉在冰下的苏军坦克,在沿海和台湾海军的潜水员相持等。由于实战需要,他们的训练水平相当长的时间里在世界处于领先水平,打捞阿波丸时竟能在空气潜水的状态下在水下三十米处持续工作,使国际同行为之惊叹。

  两岸的长期对峙,客观上对双方的水下队伍都起到了练兵的作用,也促进了一些新式战术的试验。据说台湾方面当年到大陆袭扰的“水鬼”,最恨的并不是大陆方面同行的挑战,而是人民海军不按常理出牌的打法。由于潜水员的隐蔽性,他们在利用塑料筏,胶舟等配合袭扰的时候,很难被发现,即便被发现也很难被抓到。针对这一情况,人民海军往往发现潜水员骚扰的迹象后“粗暴”地采取向相应海域大丢深水炸弹。

  几次之后,对方潜水员一看到大陆的护卫艇出现,便主动投降,唯恐对方看不见,因为看见了还可以被俘,看不见会被深水炸弹无差别攻击,基本就没有生还的希望了。

  由于在海峡两岸对峙状态下的实战锻炼,中国潜水兵在执行保卫本方军港任务方面,被认为是富有经验的和可以信赖的。而在主动出击方面,也颇多传说。台湾方面的上个世界的档案便有多次在澎湖等地发现“共军潜水员”活动的纪录,甚至称发现他们在澎湖的无人岛上岸,吸烟饮食后撤离的痕迹。而大陆的老潜水员,也津津乐道于到对岸弄几桶沙子回来的故事(了解对方滩涂情况,便于登陆计划的科学设计)。

  应该说,在吉布提的事件中,中方仅仅采取了警告和照射的方式驱离日方潜水员,曾道人特马诗当我们同自己的同胞说母语时,,是一种比较温和的处理,也算给足了对方的面子。而以中国方面保卫军港的经验而言,如果对方继续进行挑衅性的活动,那恐怕后果就不是这么轻松了。想来,那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。


一肖中特| 开奖记录| 特马网站资料| 管家婆| 刘伯温特玛诗句| 92002天下彩五点来料| 管家婆| 新版跑狗图| 刘伯温一波中特| 开奖现场直播| 香港金牛网| 2017今期新报跑狗玄机图| 红姐心水论坛| 白姐图库| 天机报|